雨三日

【kingsman】日光 Eggsy/Harry

日光

哈利在教堂前倒下的时候,眼镜传来的最后画面是肯塔基的天空。

一片空旷的蓝色。阳光安静地洒下来,照在哈利染血的镜片上。

艾格西在那之后总是做着同样的梦:哈利站在教堂前像往常一样对他微笑,阳光却像无数支利箭穿透哈利的身体,将他破碎的身影扎得千疮百孔。艾格西大声喊着哈利的名字向他跑去,祈求他不要离开。

而他向后倒下、消散,只剩下教堂尖顶上的十字架在肯塔基的阳光中亮的刺眼。

于是艾格西格外珍惜每一个阴雨天。晴朗天气里过分耀眼的阳光总会晃的他眼睛酸涩,却怎么也流不出一滴眼泪。站在阳光下,艾格西常常觉得自己被穿了个通透。光线顺着他心里的那个不久前刚刚扯出的空洞透出去又穿回来,总让他觉得像被填满又好像被带走了什么。

不是怀念,也不是悲伤。



后来梅林看不下去了,说艾格西再这样下去会发霉的。于是便毫无商量余地的给了他一个简单任务,还要求洛克希陪同。美其名曰“让你们俩放松一下”。

于是他们坐上了飞往莫斯科的飞机。任务完成后没有回总部,而是转飞去伊尔库茨克。

一路上艾格西和洛克希喝着酒闲谈。话题从艾格西骂骂咧咧的抱怨梅林派他们冬天去俄罗斯“好好放松”开始,接着他们从各自惊险有趣的任务聊到过去的学员生活,从铁轨测试聊到杀死自己的狗。

“虽然我当时开枪了,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测试真的太变态了。我那时候大概是疯了吧。”

艾格西怔住了。他张开嘴好像要说什么却又抿紧了嘴唇。洛克希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也不再开口。

“你他妈真变态。”

哈利的眼睛里充满了受伤和不可置信。艾格西看着他在百叶窗透过的阳光里转身离去,在另一个半球同样明媚的暖阳里轰然倒下。

而他说过他要回来的。

艾格西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我想到了哈利,洛克希。你知道吗,他离开前我在他家里骂他变态。我对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他妈的骂他是变态。”

洛克希大概是想劝他,好几次开口却欲言又止。

她终于叹了口气。

“虽然我不了解前任加拉哈德,但我知道他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艾格西,我知道你永远不会忘了他,但你是时候放下了。为了你自己。”

“也为了哈利。”



十一月的伊尔库茨克已经飘起了雪花,贝加尔湖广阔的湖面却还没有结冰的迹象。他们租了一艘小艇,在湖上不疾不徐地开着。船主是个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鼻子通红,收钱后塞给他们一人一瓶伏特加,之后转身就走,不再说一句话。

艾格西站在船头,看着湖面随船的行驶被划开一道口子,漾几圈水波后又平静得像什么也没发生。

“一名绅士的名字一生只能见报三次——出生,结婚和死亡。”

哈利哈特的名字出现在了讣告栏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艾格西不知道有多少被哈利拯救过的人看到了这个名字,但他知道没有一个人会在意。湖面会因一滴水滴的消逝激起涟漪,但一个人的死亡真的太安静,太微不足道了。这个哈利拯救了多次的世界不会停下来为他默哀哪怕一秒钟。它还是惯常的样子:热闹繁忙,冷漠疏离。

伊尔库茨克冬天的阳光明媚却又没有温度。太阳的最后一点热在这太过遥远的距离里消磨得一点不剩,只冷冷的照在泛着微波的贝加尔湖上。迎面吹来的风夹杂着些许水汽和雪花。艾格西眯起眼睛靠在船头的栏杆上灌下一大口酒,被伏特加的辛辣呛得眼泪直流。

当洛克希从船舱走出,用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时,他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


梅林看到回来的艾格西时总算松了口气。仿佛哈利的死给他造成的所有阴影都伴着眼泪和伏特加酒一起留在了俄罗斯。他整个人都不再阴郁:开晨会时插科打诨,空余时间和洛克希比赛射击或者去喝一杯。“哈利”这个名字也不再是令艾格西爆发的引线。

像上一任加拉哈德一样,艾格西举止得当,工作高效,连迟到的毛病都学了个十成。

“你越来越像哈利了”梅林说。

艾格西笑了,他的眼睛里闪着光。

“我只是很想他。”



哈利恢复记忆的那天晚上,艾格西在从俄罗斯回来之后第一次梦见他。他梦见哈利站在飞着蝴蝶的海绵房里向他张开双臂,一只蓝色的蝴蝶停在他的左眼上。

他说艾格西,过来。

艾格西向他跑去。这一次,哈利没有消失。





艾格西出任务的时候天连着阴了一个星期。天空灰蒙蒙的,伴着淅淅沥沥的雨。任务结束的当天早上还在下雨,下午却意外的放了晴。伦敦被雨水彻底刷洗了一遍,一切都是崭新又明亮的。

艾格西收起了手中的伞,走在回家路上。他远远的看到了哈利。

哈利站在他们共同的家门前,像往常一样对他微笑。

而艾格西在午后的阳光中扑进爱人的怀里,和他紧紧相拥。

“我很想你,哈利。”

“我也一样,艾格西。”

“欢迎回来。”

FIN

#打了鸡血的产物。起因是翻看过去的照片。不知道有没有说清楚我想说的东西。
#伊尔库茨克真的很美。

评论(9)

热度(81)

  1. 挂鹿角的不明叶子雨三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