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三日

洗心革面 重新做人
偶尔受刺激写点东西

【AOS】文化差异(短完)


学院为新一届学员举办开学典礼时Jim并没有到场。
他独自坐在一个小酒吧里,在忽明忽暗的灯光里灌下了第四杯酒。
昨晚Spock和他大吵了一架。不过虽说是吵架,Jim再一次体会到瓦肯人的逻辑真能把人气死。大部分时间都是他气到说不出话,而面前的Spock却只是致力于如何在用逻辑怼他的同时把眉毛不断挑高到齐刘海里去。

Jim向来不是个心思重的人,平常有什么不愉快转眼就忘。很多时候吵架的原因已不可考。或许是因为他又违反了第多少条准则,也或许是因为他做出的什么决策再次被以“不合逻辑”否定了。这些都属于正常现象。

然而这次不一样。在他气得撂下一句“我们分手吧”之后他得到了Spock平静的答复:

“好,如你所愿。”

“去他的瓦肯人!”第六杯酒见了底后,Jim决定彻底放纵自己,一头栽在吧台上。

“喂,小子,起来!”被人粗暴地推醒,Jim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了眼前学院的红色制服。“我们要坐在这儿,快滚开。”

清醒一点以后,他很快明白了现在的情况。来了六个穿学院制服的人,大概是这一届的新生,而吧台只剩下五个位置。领头的那个大概比他还要高出半个头,正满脸嚣张地看着他。不巧的是,Jim的此刻的心情相当不好。

“先来后到,懂吗?况且别的地方又不是没有空位了。”

“这个酒吧给了星联的人优先权,你没资格坐在这。”

Jim知道他们没认出他。这很好理解。他现在戴着一副夸张的墨镜,披着皮夹克,一身酒气懒懒散散,脸上还有个压出来的红印子,怎么看都不像星联的军官。他微微眯起眼睛。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所谓的‘优先权’呢?”

回答他的是呼啸而来的拳头。Jim条件反射般侧身躲过。

那个领头的看上去像是被惹恼了,他身后穿着红色制服的人也全拥了上来。熟悉的场景使Jim想起进入学院前他同样是在酒吧跟学员斗殴,最后被Pike从拳头底下救了出来。那时候的他即使被打到没法还手也会一边擦着嘴角的血一边恶狠狠的看着那些人。

可现在什么都变了。Pike已经不在了,而他也不再是那个只能挨打的男孩。

Jim用小臂挡开挥来的拳头并使它狠狠打上了左边扑过来的人。侧身,反手抓住那人的手腕并一脚踹上了他的膝盖。眼前气势汹汹的大个子应声倒地,而Jim晕乎乎的脑袋却使他重心不稳,狠狠撞上了吧台边沿。

后背传来尖锐的疼痛让Jim倒抽一口冷气,他的头晕得厉害,只能靠着吧台阻止自己滑倒在地上。酒吧音乐混着尖叫声在他脑子里嗡嗡作响,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不清地摇摇晃晃。他不知道是更应该后悔没听Bones的话喝了这么多酒还是之前没抓住机会多跟Sulu学上几招。

当Jim在眩晕中瞥见有人抓起了酒瓶时,他得出了结论。

这都怪Spock。是的,都怪他。

“真是窝囊” 他想,“该死的Spock。”

Jim闭上了眼睛。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用双手护住头,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一击。

他听到了酒瓶碎裂的声音,疼痛感却并没有传到他的神经。

他睁开眼。所有学员都老老实实站在了一边,刚刚拿酒瓶的那个正呲牙咧嘴托着自己的手腕,看样子大概是脱臼了。

至于原因,大概是由于面前这个瓦肯人的到来。

“Mr. Spock,我们本无意斗殴,但这个人谎称自己属于星联还向我们挑衅......”

“把嘴闭上,学员。” 哈,有趣。瓦肯人竟然生气了。

“Jim,你还好吗?”Spock伸出手想要扶Jim起来。他躲开了。

“你来干嘛?”

“你今天上午以身体不适为由,并未在典礼上致辞。Mr. McCoy说你情绪低落,并说你可能在这里摄入过量酒精......”

“你不是要和我分手吗?我怎样跟你没关系。”

他疑惑的看到面前的瓦肯人听后一愣。

“如果你说的分手是指结束恋爱关系并进入到一段更加稳定的婚姻关系的话,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Jim摘下反光的墨镜,朝着Spock的脸丢了过去。

“去他妈的瓦肯逻辑!!!”

至于那几个学员,直到Jim挂在Spock身上离开时还僵在那里。毫无疑问,他们在Spock叫出这个“小混混”的名字的时候就已经全吓傻了——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学院生活可能在第一天就已经结束了,毕竟他们差点一酒瓶子敲到星联的传奇舰长身上。

不过Jim似乎并不打算追究这件事。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做。

“喂,Spock,重新来一次。”

“什么?”瓦肯人的眉毛又挑进了刘海里。

“我是说求婚。你那个太不像样了,重新来。”

“基于你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我不认为再次向你求婚是符合逻辑的必要行为.......”

“离婚吧,Spock,我受够了!!”

END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战五渣小舰长。

评论(12)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