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三日

好好学习 重新做人
Spirk/Hartwin/奇异铁/华福华
偶尔受刺激写点东西

【奇异铁】伤痕 (短完)

也可以看成是之前那篇《祝好梦》的后续

##
“那一定很疼吧” Tony下意识摸着自己的指关节,“我是说你的手——11根钢钉,我记得你说过。”

Stephen伸出一根手指,点在沙发上小胡子男人的胸口画了个圈。“那你呢?你这里可是放进过一个反应堆的。”

Tony撇了撇嘴。自那次Stephen半夜突然造访已经过了五个星期,每个星期他都会来一次——以医生的名义——不忙的时候也会以朋友的身份留下和Tony共度周末。和Stephen在一起的周末一般都会在聊天和电影中度过。Tony喜欢吃着甜甜圈看轻松的喜剧片,而大魔法师则坚持要看很有年代感的黑白电影。因此两人达成共识,通过石头剪刀布来决定由谁来选片。大多数时候Tony总是赢的那个。理由很简单,Stephen出石头的频率很高。

于是这次伸出手掌的Tony看到Stephen比出的剪刀愣了一下。不全是因为吃惊,还有一种别的什么情绪——他看见了纤长手指上的那些伤疤。

这种说不清的情绪甚至强烈到可以使Tony忽略没有甜甜圈和喜剧片的失落感。在他回过神来之前到嘴边的话就已经说出口:

“那一定很疼吧?”

Stephen却把这个问题又原样丢回。Tony不打算放弃这个机会。

“没错,我那时候都快疼死了。所以看在我这么苦命的份上就别看什么黑白老电影了......”

“不,这次不行。况且你也不能再吃甜甜圈了。别瞪我,这是为了你好。”

好在这次的选片能满足双方的要求。奥黛丽赫本的《罗马假日》,足够经典又轻松愉快。

“哇,我可真想不到你竟然喜欢这种浪漫的电影。”Tony向后歪在沙发上,往Stephen那里靠过去。“新闻记者恰好遇到出逃的公主?说真的这简直太不合实际了。”

他本以为Stephen会义正言辞地与他争辩,说他除了会吸引女性的注意之外其实一点也不懂什么是真正的浪漫。

然而Stephen并没有。他只是低下头,自言自语般轻声说了一句话。

“在恰好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太难了不是吗。”

Tony坐直了身子。

“在我还是个医生的时候,在你这里还有个反应堆的时候,我在你的聚会上见过你一次。”Stephen伸出手贴在Tony胸口,“那时候的你和我一样狂妄自大,我们意料之中的错过了彼此。”

“在成为法师后我得知了你和美国队长决裂的消息,可我还是没有去找你。”

“说真的,我现在有点后悔了。在你经历这一切的时候我应该站在你身边的。你不应该在最需要安慰和帮助的时候孤身一人。”

Tony忽然明白他那种说不清的情感到底是什么了。他经历过孤独和创伤,知道Stephen双手被毁掉的时候多么无助和绝望。在看到他手上的伤疤时Tony的心传来一丝疼痛——他希望自己那时候能陪着他。

“嘿,你不是来找我了吗?现在还不晚。”Tony圈住Stephen的肩膀,“不是你跟我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吗?今后再发生什么,你我都不会再独自面对了。”

一直飘在一边的红斗篷好像感觉到主人的情绪低落,飘过来把沙发上的两人裹在一起。

“我们可是最棒的胡子兄弟啊,不是吗?”

“......你够了。也不知道那个每天半夜被噩梦吓醒都快神经衰弱了还不肯联系我的是谁?”

“甜食有助于舒缓心情,所以为了缓解我的神经衰弱,我应该再吃一个甜甜圈。你要不要来一个?”

“不要。还有,那盒甜甜圈什么时候只剩两个了?!!”

许多时候,他们无法得到自己所追求的。但即使失去一切,他们至少拥有彼此。

END

最近做了个小手术。麻药过了疼到怀疑人生。奇异和铁罐都是经受过创伤和孤独的人。愿他们不再孤单。

这次感觉写的没之前走心 OOC都是我的错

【奇异铁】祝好梦 (短完)

MCU设定。OOC属于我。

Summary:
在内战后Tony的某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失眠夜晚,一位穿着奇怪斗篷的陌生人给了他一个拥抱,并且不由分说地在他千疮百孔的心上贴上了一个大大的创可贴。

——————————

“哦,这可真丢脸。”
凌晨两点,Tony盯着自己家里突然冒出来的金红色光圈和从里面走出的陌生斗篷男,伸手捂住了脸。

毕竟他此刻正穿着被冷汗湿透的T恤,眼睛底下还有一大片乌青的眼圈,直到半分钟前他还趴在马桶边干呕到差点咳出自己的肺——这形象的确有点不堪。

不过他很快恢复过来,召唤了手甲,用掌心炮对准了这个陌生人,好让接下来的问话变得有气势一点。

“你是谁?”

斗篷男无视了Tony的问题,把他从头仔仔细细看到脚,皱起了眉。“你又做噩梦了。”

一个肯定句。

Tony撇了撇嘴,看见斗篷男略侧过头盯着他举起的胳膊看,眉毛皱得能夹死一只蚊子。“而且,你在流血。”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胳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划了一道口子,看起来还挺深,正往外渗着血。估计是刚才只忙着吐,疼痛感现在才一下下撩着Tony的神经。他戳了一下伤口,疼得抽了口冷气。

“你家有急救箱吗?”

“啥?”

“把你家急救箱拿来。伤口需要包扎。”

伟大的Tony•我行我素•Stark竟真的在斗篷男的注视下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笨拙地往自己胳膊上缠纱布——当然他也没忘了让Friday叫一整套装甲随时待命。

斗篷男突然叹了口气。

“让我来吧。I am a doctor.”

“我感谢你的好意,但恕我直言,你这身打扮可真不像个医生。”

Tony立刻意识到自己大概说错了话。斗篷男僵硬地站在那儿,抿紧了嘴唇。

“I...I was a doctor. 别再折磨那块纱布了,放下,让我来。”

Tony觉得他现在最好乖乖听话。

“所以,这位大半夜突然出现在我家的好心‘医生’,现在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

斗篷男接过纱布。“Strange. Doctor Stephen Strange.”

“哦,很高兴见到你,斯特兰奇医生。”

在Strange整理乱七八糟的纱布时,Tony开始打量起面前这个怪人。红色立领斗篷,比雷神的好看多了;蓝色布袍,看起来像上个世纪的老玩意;白鬓发,绿眼睛——还有和他一样精致的小胡子。

嗯,有品位。

“还好不用缝针......别乱动!”

Tony被紧紧抓住了手腕。Strange的手修长而有力,他甚至可以想象的出这双手拿着手术刀的样子,而它们现在却布满了疤痕。他伸出手摸了一下那些伤疤,Strange立刻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把手缩了回去。

“这是你不做医生的原因吗?”

“车祸。”Strange显得很平静。他开始继续缠纱布。“神经受损。钉了11根钢钉进去,现在时不时还会不受控制的抖。”

“我很抱歉。”

Strange这时完成了手上的工作。Tony看了一眼自己胳膊上的纱布,整洁、利落。

“哦你大可不必。”他站起身,“我知道你的情况。你比我好不到哪去。”

“我伤到的是手,你伤到的是这里。”Strange指了指Tony的胸口,“把弹片取出来并不难,但消除梗在你心里的事可要难的多。”

他坐在了Tony对面。“为了治好我的手,我去学习了魔法,现在成为了一名法师,维度守护者。这不代表我完全不会在意自己的手了,只是我知道有更重要的事需要我去做。”

“你要学会放下,Tony。你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这就是你深夜造访的目的吗,大法师?过来安慰我这个被前队友一通臭揍的可怜虫?除非你能施个什么遗忘魔咒让我忘掉这一切,不然还是请回吧。你帮不了我的,Mr. Strange.”

“Doctor Strange”他纠正道,“而且,我很确信我能治好你。”

Tony向后瘫在了沙发上。“你打算怎么做?”

“慢慢来。你要慢慢学会适应。”Strange比了几个奇奇怪怪的手势,几道荧光笼罩着Tony,他立刻感到倦意席卷而来,很没形象的打了个哈欠。

Strange继续比比划划。“我没有你那样的天才大脑,在成为一名医生前我也有过在解刨一天尸体后吐到几乎虚脱的时候。但总有一天我适应了这一切,并且接受了它。”

“而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一场好梦。”

“——和一个拥抱。”

Strange张开双臂环住了Tony。他的怀抱温暖,柔软,带着东方熏香的气息。Tony不记得上一次被人这样拥抱是什么时候。他觉得自己几乎要哭出来了。

“嘿,Doctor。你还会来吗?在下一次我需要你的时候,我该怎么找到你?”在Tony迷迷糊糊要睡着之前,他想起问一下这位奇怪医生的联系方式。

“会的。”Strange为他盖好被子,“这是我的电话。你可以打给我——别那么吃惊,我又不是个古代人。”

“你是我的病人,我会对你负责的。”

于是,在内战后Tony的某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失眠夜晚,一位穿着奇怪斗篷的陌生人给了他一个拥抱,并且不由分说地在他千疮百孔的心上贴上了一个大大的创可贴。

Tony不想承认,但他喜欢这一切。

他闭上眼,睡了这么久以来的第一个好觉。

END

这对真好吃!

【AOS】文化差异(短完)


学院为新一届学员举办开学典礼时Jim并没有到场。
他独自坐在一个小酒吧里,在忽明忽暗的灯光里灌下了第四杯酒。
昨晚Spock和他大吵了一架。不过虽说是吵架,Jim再一次体会到瓦肯人的逻辑真能把人气死。大部分时间都是他气到说不出话,而面前的Spock却只是致力于如何在用逻辑怼他的同时把眉毛不断挑高到齐刘海里去。

Jim向来不是个心思重的人,平常有什么不愉快转眼就忘。很多时候吵架的原因已不可考。或许是因为他又违反了第多少条准则,也或许是因为他做出的什么决策再次被以“不合逻辑”否定了。这些都属于正常现象。

然而这次不一样。在他气得撂下一句“我们分手吧”之后他得到了Spock平静的答复:

“好,如你所愿。”

“去他的瓦肯人!”第六杯酒见了底后,Jim决定彻底放纵自己,一头栽在吧台上。

“喂,小子,起来!”被人粗暴地推醒,Jim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了眼前学院的红色制服。“我们要坐在这儿,快滚开。”

清醒一点以后,他很快明白了现在的情况。来了六个穿学院制服的人,大概是这一届的新生,而吧台只剩下五个位置。领头的那个大概比他还要高出半个头,正满脸嚣张地看着他。不巧的是,Jim的此刻的心情相当不好。

“先来后到,懂吗?况且别的地方又不是没有空位了。”

“这个酒吧给了星联的人优先权,你没资格坐在这。”

Jim知道他们没认出他。这很好理解。他现在戴着一副夸张的墨镜,披着皮夹克,一身酒气懒懒散散,脸上还有个压出来的红印子,怎么看都不像星联的军官。他微微眯起眼睛。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所谓的‘优先权’呢?”

回答他的是呼啸而来的拳头。Jim条件反射般侧身躲过。

那个领头的看上去像是被惹恼了,他身后穿着红色制服的人也全拥了上来。熟悉的场景使Jim想起进入学院前他同样是在酒吧跟学员斗殴,最后被Pike从拳头底下救了出来。那时候的他即使被打到没法还手也会一边擦着嘴角的血一边恶狠狠的看着那些人。

可现在什么都变了。Pike已经不在了,而他也不再是那个只能挨打的男孩。

Jim用小臂挡开挥来的拳头并使它狠狠打上了左边扑过来的人。侧身,反手抓住那人的手腕并一脚踹上了他的膝盖。眼前气势汹汹的大个子应声倒地,而Jim晕乎乎的脑袋却使他重心不稳,狠狠撞上了吧台边沿。

后背传来尖锐的疼痛让Jim倒抽一口冷气,他的头晕得厉害,只能靠着吧台阻止自己滑倒在地上。酒吧音乐混着尖叫声在他脑子里嗡嗡作响,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不清地摇摇晃晃。他不知道是更应该后悔没听Bones的话喝了这么多酒还是之前没抓住机会多跟Sulu学上几招。

当Jim在眩晕中瞥见有人抓起了酒瓶时,他得出了结论。

这都怪Spock。是的,都怪他。

“真是窝囊” 他想,“该死的Spock。”

Jim闭上了眼睛。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用双手护住头,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一击。

他听到了酒瓶碎裂的声音,疼痛感却并没有传到他的神经。

他睁开眼。所有学员都老老实实站在了一边,刚刚拿酒瓶的那个正呲牙咧嘴托着自己的手腕,看样子大概是脱臼了。

至于原因,大概是由于面前这个瓦肯人的到来。

“Mr. Spock,我们本无意斗殴,但这个人谎称自己属于星联还向我们挑衅......”

“把嘴闭上,学员。” 哈,有趣。瓦肯人竟然生气了。

“Jim,你还好吗?”Spock伸出手想要扶Jim起来。他躲开了。

“你来干嘛?”

“你今天上午以身体不适为由,并未在典礼上致辞。Mr. McCoy说你情绪低落,并说你可能在这里摄入过量酒精......”

“你不是要和我分手吗?我怎样跟你没关系。”

他疑惑的看到面前的瓦肯人听后一愣。

“如果你说的分手是指结束恋爱关系并进入到一段更加稳定的婚姻关系的话,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Jim摘下反光的墨镜,朝着Spock的脸丢了过去。

“去他妈的瓦肯逻辑!!!”

至于那几个学员,直到Jim挂在Spock身上离开时还僵在那里。毫无疑问,他们在Spock叫出这个“小混混”的名字的时候就已经全吓傻了——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学院生活可能在第一天就已经结束了,毕竟他们差点一酒瓶子敲到星联的传奇舰长身上。

不过Jim似乎并不打算追究这件事。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做。

“喂,Spock,重新来一次。”

“什么?”瓦肯人的眉毛又挑进了刘海里。

“我是说求婚。你那个太不像样了,重新来。”

“基于你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我不认为再次向你求婚是符合逻辑的必要行为.......”

“离婚吧,Spock,我受够了!!”

END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战五渣小舰长。

【AOS】Untouchable 短完


又名:有种你来碰我呀(误)

Summary:Spock渴望与Jim直接的肢体接触。他为此煞费苦心。

当Spock将PADD递给舰长时,他的手指与对方的指尖发生了0.87秒的短暂接触。

灼热感从指尖传来,电流般刺激着他的神经,直达他的大脑。他的逻辑在这不到1秒的时间里消失的一干二净,脑海中只剩下一种强烈的将要溢出的感受——愉悦。

Spock渴望这样的接触。他人类的那一半渴望更多地触碰他的舰长,而他属于瓦肯的那一半让这件原本很简单的事情变得异常复杂。

Jim是格外喜欢肢体接触的。他喜欢勾着Bones的脖子嘻嘻哈哈,喜欢高兴时揉乱Chekov的卷发,喜欢大笑着拍Sulu的肩膀,但唯独在他面前会变得格外克制。Spock不止一次看见眯起蓝眼睛的金发舰长收回伸到半空的手,改为明显控制感情流露的对视或是点头,而这让他感到恼火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他不能向Jim提出“触摸我”的请求。他是个瓦肯人,这过分无礼也太不合逻辑。

但好在那一半瓦肯血统在这件事上并非一无是处。他决定用逻辑为自己创造机会,比如在递交PADD时擦过舰长的指尖,或是在走廊“偶遇”时碰上他的肩膀。然而仅仅这样还无法满足Spock的欲望。幸运的是,他迎来了一次绝佳的机会。

Jim打着哈欠进了电梯,头发也有些乱糟糟的,这一切表明有95.63%的概率他昨晚没有睡好。重点是他的制服——黑色的制服领子别扭地窝在了黄色布料下面,看起来有点滑稽 ,正需要有人把它整理一下。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完美的机会。而Spock遇到机会就绝不会轻易放过。

“Captain,你的制服领口处尚未整齐,请允许我将它整理好。”

话虽如此,Spock还没等到Jim开口就先一步动了手。在指尖碰到舰长后颈的皮肤时,他感受到Jim的身体短暂却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这令他感到十分满意,于是他的手指多停留了2.07秒。被他触摸过的皮肤甚至开始微微发红。

“Oh! Thank....Thank you,Spock。” 电梯到了,Jim迅速瞟了他一眼就走了出去,而他脸上的红晕却没有逃过瓦肯人的眼睛。Spock挑起一边的眉毛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Fascinating.”

从那以后,他与Jim平日里的接触增加了35%,这必定是由双方共同的试探导致的结果。很快,在一次离舰任务中,Spock迎来了他的第二次机会。

他的舰长扭伤了脚踝。虽然不算很严重,但脚一着地还是会疼得直倒吸冷气。此时最合乎逻辑的行为是上前搀扶,然而Spock并没有这么做。

于是进取号上的舰员们就被传送室里的画面吓了一跳。他们的瓦肯大副正双手横抱着舰长,而舰长则靠在他的胸口,一只手圈住他的脖子。得到消息赶来的McCoy捂住了脸,上来就照着舰长脖子上扎了一针,最后只留下一句话:

“带他去医疗湾,之后赶紧走!”

不过Spock并不想放手。隔着布料,他触摸到Jim窄而有力的腰身。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出制服下面完美的身体线条与肌肉的轮廓,而这些都值得细细描摹品味。

不行,现在还不行。Spock的理性与逻辑最终说服了他。将Jim安置在医疗床上后,他转身准备离开。出乎意料地,Jim拉住了他的手。

“Stay with me,Spock. I need you.”

这让瓦肯人成功绿了耳朵尖并露出一个可以称之为惊喜的表情。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McCoy表示无可奉告。原因据他本人说是“鬼知道那个不省心的被抱回寝室后和大地精又做了什么!”

其实并没发生什么。毕竟Spock是个瓦肯人,而Jim这个情场老手又出奇的抹不开面子。

更不巧的是,正在Spock打算旁敲侧击争取进一步的进展时,Jim却需要亲自带队进行为期一周的外交任务。

“嘿,我要走了。给个拥抱!”他的舰长眯起好看的蓝眼睛,完全无视舰桥组惊恐的眼神,笑着对他张开双臂。

Spock犹豫了一下。他站的笔直,最后还是伸出手做了一个LLAP的手势。

“祝你好运,舰长。”

接着一只手掌覆上了他的,以同样的手势。他们指尖相贴,而这回中间没有那扇讨厌的玻璃。

——一个瓦肯式的接吻。

他的舰长接着上前一步,给了他另一个吻。一个地球上热恋情侣之间的吻。一切发生的太快,足以让Spock堪比计算机的大脑当场死机。

“等我回来!”

之后的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起来。完成任务归来的舰长与大副进行了一晚上的“促膝长谈”,之后整个进取号上的舰员们都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以后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的眼睛。

至于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Touch me,Spock.” Jim望向Spock,开始脱自己的制服。

而Spock终于可以触摸他的舰长,缓慢而仔细地。从额头到高挺的鼻梁,再到喉结和好看的锁骨,一路滑到他的腰际。

正如他一直以来希望的那样。

再然后?我想不说你也知道了。

FIN

——————————————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个人。不会开车,我也很无奈。

【AOS】Nightmare 段子 一发完

Summary:夜晚,他们有时会做梦。但梦不一定都是美好的。

不是虐文。CP设及spirk、chulu。OOC

以下正文。
——————————————————

Nightmare

1. Sulu
他推了一下操纵杆。没反应。
他皱了皱眉再试一次。还是没动。
来自身后一排学员的视线刺得他脊背发凉,而他的额头上却直冒冷汗。
他战战兢兢地试了第三次。空气仿佛凝固了。
一片死寂。
“Mr. Sulu?”死寂中传来舰长的声音。他回过头看见舰长指了指来舰上学习的学员们——“要不,我找一个学员来替你?”

——————————
第二天,Chekov一直很好奇为什么Sulu会在推动操纵杆进入曲速后松了一口气般长叹一声。

2. Chekov
他一直相信,他的舰长是整个星联里最会玩的一个。

尤其是在舰长的庆生会上特意为他准备了伏特加这件事,更是令他惊喜万分。

“Chekov,这酒你喜欢吗?”他听后对舰长举了举酒杯满意地点了好几下头。是他常喝的那种不错。舰长真贴心。

聚会结束后他意犹未尽打开自己的柜子找私藏的酒,结果发现柜子空了。

也不能算空了,留了张字条。

“Chekov,你的伏特加就拿出来贡献给聚会了。反正你自己在聚会上也要喝,不算吃亏。”

署名是McCoy。

背面附带一行小字:“有意见来医疗舱找我。”

——————————
“Mr. Sulu,尼能帮我跟Mr. McCoy硕下次再拿窝的酒至少叫上窝一起喝吗?尼去跟他硕,窝怕他扎窝。”

3. Scott
他在轮机室听见舰长下令全员弃舰坐逃生舱离开。

他的银女士已经伤痕累累了。眼看着就要冲着敌舰砸过去。

一边心疼一边在心里骂舰长一边坐上逃生舱。

该死的,他以为他已经习惯了,但是他没有。他还是舍不得。

“Enterprise这次解体的很彻底,不会再进行重建了。星联会给我们一艘新的星舰。”

“What the F***!?”

————————
“Captain,我香问你能不能不要莓次出任务都毁一次我们的银铝士?!”

4. Uhura
她不幸看见了舰桥组几位男士们双双抱在一起拥吻,而女士们正饶有兴致的看。

真是太可怕了。
————————————
Sulu和Chekov,Jim和Spock又在深情对视。

她打了个寒战。

Damn it!

5. McCoy
他第一次觉得,他所掌握的医学知识丰富程度远远不够。

比如眼前的混小子神乎其技般变成了小孩。

“Bones?!怎么回事!我觉得我现在看起来年轻了不止十岁!”

是啊他也知道。从此他要面对一个比之前孩子气的混蛋更孩子气的小混蛋。

“嘿,Bones,要不你把我当儿子养吧。”

说着抱上了他的大腿,吓得他浑身一哆嗦。

——————————
“嘿Jim。拜托以后让我省点心吧。真的。”

6. Spock

瓦肯人不做梦。做梦是不合逻辑的。

但他们会冥想。
——————————
他不会承认自己冥想时经常会想到Jim。Jim的微笑和蓝眼睛令他心安。

7. Kirk
他梦见了离别。

大家都离开了。Sulu、Chekov、Scott、Uhura、McCoy

还有Spock。

——“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但他还是离开了。

他害怕了。他孤独、他无助、他绝望。没有人再关心他了。抛去这一切,他只不过是浩瀚宇宙中一粒微不足道的沙。

来时失去了父亲,去时失去了一切。他本应孤独,也终将孤独。

——————————
“早上好,Captain!”

小熊充满活力的早安,Sulu拍他的肩膀时留下的温度、McCoy无奈的白眼、Uhura犀利的话语,Scott和他在轮机室一起浪。

还有Spock温暖的怀抱。

嘿 梦里都是假的。去他的吧。

“我们要去哪里,Captain?”

“由你来决定吧,Mr. Sulu。”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个人。

夕阳下的蒲公英

【EC】谎话连篇

清水短篇 甜文 私设以及或许存在的OOC

“我不喜欢你的围巾,Charles,这不适合你。”

没错,这是假话。Charles稍微脑了一下Eric就知道他在说谎。

“样式太古板了”[哦,学院风,我喜欢。]

“而且颜色和你的西装不搭。”[其实深灰色很衬你的蓝眼睛。]

“说真的,你以后别系了。”[嗯,你看起来漂亮极了!]

对此Charles不想问他为什么想一套说一套,也克制住了和Eric深究为什么会用“漂亮”这个一般用来形容姑娘的词的冲动。

“好吧。那我听你的。”接着Eric脸上意料之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后悔,而这恰恰证明了Charles的猜想——Eric这个人,死要面子又口是心非,总之别扭得很。

从此以后Charles有了个新的特殊能力。他不用脑Eric就知道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而这给他们二人的生活都添了不少便利。

比如Charles在讲课时Eric来找他。“不我没关系的。你慢慢讲。”嗯,假话。于是Charles总会尽快结束课程出去见Eric,从而避免这个笑起来像鲨鱼一样邪恶的人做出什么邪恶的事。

比如Eric正和他闹着脾气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嘿,Charles,我错了,你随便吧。”嗯,也是假话。他可一点没有“我错了”的想法和态度。于是Charles总会趁机服个软跟Eric和好,从而避免晚上引起不必要的“纠纷”,把已经睡了的同学和老师们吵醒。

话虽如此,但这种神奇能力的来源是基于一种平凡而又特殊的东西——了解。而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了解大多来源于他的言行举止。这也就意味着要是某天Eric突然做出什么了解范围外的事,Charles的这一特殊技能的准确性就会大幅下降,因此也会造成不少麻烦。

在上课期间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接吻就是Charles错误地把“你再不下课我就当着你学生的面亲你。”这句话判断为开玩笑的假话后的结果。除了Raven看得目不转睛不亦乐乎(她甚至高兴得吹了声口哨)以外,其余同学及不幸恰好路过的老师们都纷纷表示没眼看。Scott甚至在考虑找Hank把眼镜升级一下,以便能在教授和Eric秀恩爱时不被闪瞎。


毫无疑问,Charles是个重感情的人。但同时不可否认的是他也具有的强大理性思维和坚定的信念。他不会让情感干扰理性的判断,也因此在朋友和学生们之间树立了睿智冷静可靠的形象。

然而适当的感性是让生活变得生动美妙的不可缺少因素。Charles自然不是思考机器,所以他也有喜欢到愿意花一个下午去做的事情。他喜欢Eric把手指伸进他的发间摩挲,在他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喜欢Eric在喝完红酒后将双唇覆上他的,用带着红酒气息的舌尖轻扫过他的牙齿,在醇厚的香气中吻到两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喜欢Eric,喜欢到就算站在完全相反的对立面,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尊重Eric的一切选择。

在Charles被天启带走的时候,他并不害怕。他知道Eric不会伤害他。但面前熟悉的人戴着熟悉的头盔,却说着陌生的话语。

“Charles,我曾相信过你,但事实证明你的观点是错的。”

“这个世界毁了我一切深爱着的东西,是时候让他们付出代价了。”

假话。

Charles坚信这是假话。他第一次用感情做出了非常不理性的判断——没有理由和根据,只是凭着了解与信任。

“Eric,你还有Raven,你还有大家。”

[你还有我]

然而这句话他终究没有说出口。


“Charles,我不介意你的头发。你知道,这没什么。”

假话,是的。连神经大条的Logan都能听出来。Charles为Eric如此在意他的头发没了而气的翻了个白眼。

“Eric,我讨厌你。你就离我远远的去找个金发美女去吧,别回来了。”

而他们都知道这不是真的。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个人